如何判断一场比赛是否被操控?我们专门干这事

对于一些球迷而言,足球比赛不仅仅意味着欣赏,他们有时也会以购买彩票的方式做出自己的竞猜。而在这个领域里,有无数的流言充斥其中。你是否知道一家位于瑞士的公司一直在全球范围内监视可疑的投注行为?如今他们成为了对抗操纵比赛的先锋。在这里我们将告诉你是如何检测到有问题的

一位非洲籍裁判被认定很可能存在受贿行为。他被要求确保某场世界杯预选赛最终至少会打入三球。在上半场比赛结束后,比分仍然停留在0-0,这令这位裁判感到尤为焦虑不安。此后,一个传中球打在了一名后卫的膝盖上,而他则“果断地”判罚了点球。尽管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最终这粒点球被打入,比赛也以2-1的比分告终。

一家欧洲俱乐部在某场欧冠联赛的首回合比赛后以大比分的优势领先着。在确保晋级的情况下,有人安排他们在次回合比赛的最后阶段丢球。在比赛还剩下三分钟的时候,他们几乎没了防守。对方将球直接吊向前场,一名前锋最终将球顶进。而门将几乎没有做出什么扑救动作。

比赛操控者安排一些此前活跃在英格兰第六级别联赛的球员加盟某家位于地球另一端的俱乐部。在他们的新老板毫不迟疑的应允后,这支此前实力不俗的球队开始接连遭遇失利,并且是惨败式的失利。

一名来自中欧的年轻门将受助于一位富翁。这位富翁带他进入到俱乐部发展,给他介绍女性对象,并像对待摇滚明星一样对待他。很快,这位门将家的债务就偿清了。此后,富翁询问门将,能否在某场友谊赛中丢掉一球。谁会因此受到伤害呢?然而,正是这件事情,在日后成为了富翁要挟他的把柄,这位门将被要求在更重要的场合动手脚。

操控比赛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些十分简单,而有些则显得复杂,甚至难以置信。然而,这些运动真正的美丽之处就在于其本身的不可预知性,那么到底有没有可能去证明球场上的某些奇怪的行为究竟是单纯源于人们的失误,还是暗藏着更为险恶的阴谋呢?上述的情景是如何被抓到的呢?只需追踪钱的流动。

【Sportradar这家公司是什么?】

或许你可能从未听说过Sportradar这个名字,这家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共有34家办事处,1900名员工。出于一些原因,我们不会披露他们的具体位置以及任何真实姓名。

如果说眼前的情景就像是某个偏执狂般的反间谍组织的话,那或许正是因为它就是这样。作为全球在博彩诈骗以及体育受贿领域最重要的专家机构之一,Sportradar绝非是个混日子般的存在。他们甚至要与许多跨国的黑手党组织斗争,而这些黑手党一直将博彩视为一种很好的洗钱方式。今年二月,在揭露阿尔巴尼亚俱乐部科尔察斯克得比鲁涉嫌操控比赛之后,欧足联的调查人员受到了死亡威胁;而在尼泊尔,在几名球员因操控比赛而被投入监狱之后,一家尼泊尔俱乐部的某位官员向Sportradar的团队发出了死亡威胁。

关于全球博彩业的某些数据可能会令人难以置信:整个产业的规模约为每年1.5万亿欧元,而一场像欧冠联赛决赛这个级别的比赛则会吸引到大约10亿欧元的赌资(其中的70%来自于亚洲,但由于大多数相关博彩缺乏管制,因此无法确认一个相对精准的数据)。

Sportradar的发言人伊恩(化名)告诉我们:“人们并不清楚全球市场的规模究竟有多大,也没有一个可行的途径来准确地估计它。但可以肯定的是,涉及的金钱规模极大。”

那么要如何监控这头“笨拙的野兽”呢?数据,还是数据,更多的数据。Sportradar是由卡斯滕-科尔(真实姓名)在2001年创立,这位德国人此前曾参与了著名线上博彩公司必赢(Bwin)的创建。

科尔在当时意识到,互联网博彩将会吸引极多的新兴博彩机构涌入,但他们中的很多都缺乏准确设定赔率的专业知识。因此,这就需要一个优秀的相关服务提供商。Sportradar旗下的Betradar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了,他们向全球的博彩机构出售行业领先的相关数据。

该服务最初在2005年以“综合服务”副产品的身份投入市场。“无论你在经营博彩机构时需要什么,我们都能提供,”伊恩说。“而作为我们与博彩产业合作的一部分,我们也会得到他们的相关信息。很快,我们就清楚地明白,通过这些反馈的数据,我们能看到博彩机构是在何时离开市场的。而这终究源于某个原因。”

【博彩机构平衡风险措施】

很多投注者或许并没有意识到,赔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某事发生的可能性,而这一点也反映在了博彩机构平衡自身风险的行为上。如果一大笔钱涌入到埃克塞特城击败克鲁的比赛结果,那么博彩运营机构可能会将埃克塞特城击败克鲁的比赛结果赔率设置至一个诱人的水平作为补偿,从而弥补潜在的损失。

同样地,如果操控比赛的集团在某个博彩机构斥巨资竞猜比赛的最后阶段将出现一个进球,那么该博彩机构也会通过修改赔率而有所反映。

“如果一家博彩机构在某个竞猜结果的项目上涌入了一大笔钱,而其他机构都没有如此的话,那么这可能出于很多原因,”伊恩说。“或许他们比其他人提早知道了一些伤病方面的消息,或许他们有一位极为出色的分析师加盟——总之,也许博彩机构认为当天的赔率出了错,因此他们会在意识到失误之后做调整。”

但是,如果550多家Sportradar合作的线上博彩机构中的某一家突然开出了严重背离其他机构的赔率时,那么这将可能成为比赛操控的证据之一。“如果很多人都以一种不正常的自信态度投注某个结果时,那么这有可能是因为有人操控了该结果。”

(图)Sportradar位于美国明尼阿波里斯的中心

因此,他们开发出了一套诈骗侦测系统(FDS)——一套横跨17个体育项目、每年扫描28万场赛事的异常结果的算法。“这套算法本身不会提审核问题,它们会直接给予我们警报,”伊恩说。

“我们需要做的是第二阶段,量化分析。我们的团队中有超过100位专家参与到这个阶段。他们确保着这个阶段可以24小时不间断地运转。只要出现警报,这些专家们就会在72小时里判断该场比赛是正常的还是存在可疑的投注行为。”

这些数据分析专家将会对比赛进行研究分析,在需要的时候还会与博彩机构及记者们进行沟通、联系。“或许那些在现场的人会知道某些场外并不了解的事情,比如说球队的队长过生日,每个人都喝醉了之类的,”伊恩说。

“我们会全方位地考虑问题。你不能直接说:‘这场比赛被操控了’。这样会毁掉我们的声誉。我们不是机关枪,我们是狙击步枪。一旦我们扣动扳机,我们瞄准的目标一定要是正确的。我们经常都是从投注行为开始入手,但我们对可信性的问题会花上更多时间。”

Sportradar只会在百分百保证存在操纵比赛行为的时候将情况上升为事件。到目前为止,共有3800场体育赛事被确认存在这种情况。而这方面的数据从2009年的146场上升至去年的650场。

这种上升的现象反映的并非是此类事件犯罪率的上升,而是更多的比赛被列入监控范围:伊恩估计,在他们监控的比赛中,有0.5-1%的比赛受到了影响。目前,有36项定罪以及251项竞技处罚(禁赛、禁入、罚款)使用了Sportradar的报告,还有更多尚在审理中的案件也使用了他们的报告。

Sportradar在这方面的经验也为比赛如何被操控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这可不是某个人去找人,然后说‘这是5万欧元,请输个5-0的结果’这么简单,”伊恩说。

“比赛操控者会款待球员和裁判,他们会花时间投其所好。然后这些人就会回报他。而一旦你为他们做过了什么之后,他们就会说:“你已经为我操控过一场比赛了,现在你就是我的人了。”嫖娼和吸毒可以当作把柄,而老球员有时也会利用其影响力招募新球员。

【为了保全自己迫不得已】

通常,这些可疑行径的核心人物都是那些大型犯罪团伙。“巴尔干半岛、意大利以及亚洲的黑社会都涉及这类事件中,”伊恩说。“俱乐部的老板们也同样可能是合谋者。他们有时会对球员说:‘很不幸,你们今天要输球了。’在某些联赛,如果球员们想要保全自己的话,他们不会提出任何问题。”

比赛操控者甚至可以安排赛程。声名狼藉的新加坡人威尔逊-拉杰-佩鲁马尔就是该领域的一位巨鳄级的人物,他曾组织过多场友谊赛,并自行挑选裁判。“友谊赛有操控的优势,因为这没有什么危险,参与者们也更愿意接受安排,”伊恩说。通常裁判都是他们的目标。“裁判们可以在很近的距离控制比赛结果,尤其是在比赛操控者投注总进球数的时候。你不用在乎谁进了球,你只需在意三个球还是四个球。所以你送些点球就好了。”

加纳裁判约瑟夫-拉普蒂正是这么做的。去年,他因在南非队与塞内加尔队的世界杯预选赛中试图影响进球数而被捕。在比赛中,他十分荒唐地对一记打在塞内加尔队后卫库利巴利膝盖上的传球判罚了点球,但这样的错误很多裁判都会犯。国际足联也是Sportradar的合作伙伴之一,他们最终因有操控比赛的行为而决定重新进行这场世界杯预选赛,而拉普蒂这被处以终身禁赛。相关新闻:【裁判被禁哨,世非预赛需要重踢】

佩鲁马尔的财团则涉及了2013年的南方之星丑闻。这家位于墨尔本的俱乐部中有四名球员和一名教练被判有罪,同时一名来自马来西亚的比赛操控者也被投入狱中。这几位登场比赛的英格兰球员表现得令人生疑,甚至连他们的对手也常常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很恐慌,我在球队0-2输掉比赛之后接到了一通电话,老板说这真是个更**好的结果,”后卫瑞斯-诺埃尔对警方如是回忆某场比赛。“我感受到了威胁,我们没有让那场比赛取得足够的总进球数。”Sportradar的算法再次发挥了作用,它们将警报发送给了官方,而诺埃尔以及门将乔-伍利在承认协助操控比赛之后被国际足联处以终身禁赛。

“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脑外科医生’,”伊恩说。“那场比赛警察也在场,然后你监听到比赛操控者打给一名球员的电话,这个球员之后对门将说:‘我们需要再被进一个球。’在这些门将的比赛片段中,有时他们扑错方向的行为简直会让你觉得太滑稽了。”

有时候,Sportradar和这些罪犯的关系就像是猫鼠游戏一样,与《火线重案组》相比也不会逊色多少。“几年前,有人意识到,在操控一场比赛的时候你无需控制一个人的具体表现,你可以仅仅控制球员对于比赛局势的认识和态度,”伊恩解释道。这也就导致了“幽灵比赛”这种诡异现象的出现,这样的比赛自上至下全都是虚假的。

“为了能够让博彩机构能够覆盖好足球业务,他们需要得到与比赛相关的各种数据。而通过这些数据,他们就能渐渐分析出真实的情况——在投注者做出投注之后,博彩机构会将关于预想中的进球的细节发送出去。”

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未曾进行过的比赛,比如马尔代夫U21代表队与土库曼斯坦U21代表队自2012年起的比赛,葡萄牙的费雷阿蒙德体育对阵西班牙的蓬费拉迪纳在2014年的比赛。“人们对此有所创新——这就像是兴奋剂一样,”伊恩说。“我们也发现有些比赛操控者会在多个博彩机构分散地进行投注,从而试着避免造成赔率的巨大波动。”

【怎样面对黑手党/黑社会?】

Sportradar无法解决黑手党,但他们的方式对于能够解决黑手党问题的人来说是有用的。通过与澳洲警方的合作,南方之星的丑闻被彻底揭露。此事之后,更多的是执法机构参与其中:欧洲刑警组织和国际刑警组织成为了他们紧密的合作伙伴。

(图)Sportradar位于奥地利林茨的中心

“水闸打开了,因为执法部门意识到我们的系统并不是什么‘巫术’,”伊恩说。Sportradar如今在以免费的方式辅助全球各地的警方。如今,他们甚至将这套系统升级为可以识别出扰乱赔率的特定个人账户,执法机构可以借此对其进行追踪。

许多国家也设立的全国性的平台来打击这类问题,并分享信息,而Sportradar在这其中又一次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过,执行一次大的抓捕行动总是十分复杂的。定罪所需的证据(“排除合理性怀疑”)要比体育制裁所需证据(“完全满意原则”)要求更高。

“体育组织可以禁止相关人士参与体育活动,但他们不能将这些人投入监狱,”伊恩说。“我们的FDS十分善于精确地定位出谁操控了比赛,但问题是它们是‘步兵’——一个17岁的孩子犯了错,他的确是逃不出所在的网络。但我们想要知道隐藏在幕后做指挥的人。”

如今,在一位前英国军方反间谍组织探员的领导下,Sportradar拥有了一个专家组织,他们试着加入到打击这类跨国犯罪行为的行动中。他们通过专线,分享更多的情报以及相关案件。这意味着对于为Sportradar工作的人也要进行细致的审查。

“我们需要审查雇员们的背景,”伊恩说。“如果有人看上去手下留情的话,我们需要对此保持谨慎。我们所有的分析师都不能参与投注,我们的加密级别也极高。所有的服务器都被安装在室内,我们没有任何信息储存在云服务器上,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也保持沉默。我们知道我们会令那些本能赚上一大笔钱的人们头疼不已,所以我们可能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也许对于很多球迷们来说,他们有一个大的问题还未曾得到答案。在日常的联赛中究竟能发生多少比赛操控事件,比如说英超联赛?

“这值得一试,”伊恩笑着说道。“遗憾的是,我不会谈及任何具体的联赛。”然而他会聊一聊比赛相对脆弱的地方。

“操控比赛是很困难的,像网球这种运动则会更容易一些。你甚至可以控制一场已经安排好的比赛,而这看起来对于球员们都非常公平。我们会达成一致,比如说我赢下第一盘,你赢第二盘,然而我们在第三盘再真刀真枪地较量。这依旧能令最好的球员赢下比赛,而对于球员和操控者双方而言是双赢的。”

尽管对于英超联赛和克罗地亚第三级别联赛来说,两者的算法并不相同,毕竟其规模、名气以及涉及的赌注是不一样的,但我们也不能却道那些最出名的球队就一定没参与其中。

“富人们也会欠赌债,也会与错误的人同床共枕,”伊恩说。“他们也会很脆弱。或许操控羽毛球比赛更简单,但羽毛球市场的流动性有多大呢?并不大。足球则满是资金流动。”

在一个警报出现后,或许是时候离开Sportradar的中心了:一场在南欧进行的比赛存在着一些有嫌疑的活动。我们的分析师(就让我们叫他鲍勃吧)通过面前的多块大屏幕为我们讲述着具体情况。一家亚洲博彩公司很令人困惑地在比赛的第88分钟对于比赛还将出现一粒进球给出了很低的赔率。显然,有人对此进行了投注。我们认为这其中存在着操控比赛的嫌疑,然后在一块屏幕上观看了这几分钟的比赛。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鲍勃认为,这就像是一次“失败的操控”——一次有风险的操作,但最后未能成功。而他们将会提交相关的文件。

鲍勃此前曾是一名职业赌徒,在一次次遭遇存疑赔率而受挫之后,他加入到了打击这一活动的行列中。“我很享受看到这些,”他说。而他在完成工作回家之后仍会观看比赛。

然而,伊恩坦言,他的工作令他“不再抱什么幻想”。“体育的重要之处在于其结果的不可预测性,以及比赛双方的诚实,”他说。“但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除非事情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Sportradar将会始终追踪着这些有嫌疑的资金。